NGO, 國際援助, 非洲

「白種人」的挑戰

mzungu_t_shirt-r476e6d906a7b4ec3b292ee8430331f10_f0yq2_1024

Mzungu有很多文創產品

mzungu (m-wa class, plural wazungu)
European, white person

「Mzungu hi~~~~~(還要拉長長的尾音)」這是所有「白種人」(白種人定義:膚色比黑人還要白的人,所以我也是白種人)到非洲必遇到的招呼語,從街頭巷尾的孩子到路邊的農民都會熱情的對我們喊mzungu,mzungu其實並沒有貶義的意思,差不多就是中文裡老外的意思。雖然並沒有惡意,但mzungu是個標簽,如影隨形的提醒我們外表的不同,將「白種人」貼上一個非我族類的標簽。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非洲的瘧疾和蚊子們

Anopheles_stephensi

此為示意圖,並不是當事蚊子

前幾個禮拜「終於」得到瘧疾,在床上渡過了生不如死的三天,好不容易贏得非洲證書,證明自己在非洲住過。經過這個瘧疾歷險記(好啦,其實沒那麼慘),深深覺得台灣完全根除瘧疾真的太厲害了!那就讓我們來介紹一下這個惡名昭彰的熱帶疾病。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烏干達童書改造計劃:非洲小孩已經不是飢民,但是他們需要心靈糧食

header

烏干達小朋友都念什麼書呢?

大家可以想一下這個簡單的問題,下一代的教育是一個國家、文化的根本,在我們還不認識字的時候,很多爸媽就已經會講故事給我們聽,是虎姑婆的故事、是格林童話、也有可能是年獸的故事,故事是孩子認識世界、保存族群記憶的第一個窗口,我們能藉由傳說故事,更瞭解自己血液裡的文化,也能透過國外的故事,更接近這個世界,在台灣,我們很幸運,前人的努力讓我們這一代和下一代的孩子,能閱讀自己的文化,讓課本和報紙之外有別的閱讀的選擇。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好話說在後——8個當國際志工的理由

IMG_8335

來烏干達正式屆滿一年,一年前,在飛機上從南非飛進Entebbe的機場,窗外夕陽西下,從窗外看出去,一點點的陽光照在維多利亞湖上,湖上的島嶼發著光,我想,這是我未來兩年的家。一年過去,還剩一年,雖然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過得有點漫長,但我知道第二年一定會一眨眼就過了。身為一個資深志工,我學到什麼?我又會如何推薦國際志工給大家呢?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醜話說在前——不要做國際志工的9個理由

IMG_5709

到底要不要做國際志工?越來越多人將國際志工當作是寒暑假的去處,和轉換跑道的緩衝。許多人滿心期望和期待的想說,人生終於可以貢獻一點自己所學,讓這世界成為一個更美好的地方,當國際志工當然有很多好玩且有意義的事,但畢竟這並不適合每個人,醜話先說在前頭,為什麼不要做國際志工的9個理由(我之後會寫當國際志工的理由啦,不然都把大家嚇跑了)。
當然,每個機構、國家、工作內容都不同,光是長期志工和短期志工的性質就相差很多,所以這一篇文章並不是勸退大家好好的待在地球,而是希望大家在來這裡之前,好好思考,考慮自己適不適合,然後慎選自己喜歡的工作與組織。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我憑什麼在這裡?

dubai-airport-terminal-21

我坐在杜拜機場的Pinkberry,吃著過去一年來第一個frozen yoghurt,一年沒到這種「已開發國度」,燈光有點刺眼,周遭的環境乾淨的有點不習慣,已經是凌晨三點,眼前的人仍快速的熙來攘往。

上個禮拜第一次回台灣,事出突然,匆匆忙忙地買了一張在杜拜轉機機票,這是我第一次去杜拜機場,比起紐約和倫敦,這裡更像世界的十字路口,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裡交會,在杜拜機場觀察人很有趣,每個人穿著不同的衣服、說著不同的語言、前往不同的地方、因為不同的原因旅行,24小時之後,又四散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我與Elgon山上的社區組織-接受幫助其實是有門檻的

IMG_8105

用土砌成的小學,教導連公立學校都付不起的弱勢兒童

 

世界銀行說,烏干達有百分之25的人,一天只有一美元,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農民合作社跟我說,整個村莊,參加合作社的人只有五分之一,其他的人種的作物只夠自己家裡吃,每季只有一點點剩餘,能拿到鎮上的市場賣。我每天接觸的,其實是農村中「金字塔頂端」的人,接受援助是有門檻的,需要識字、會講英文、又要跟地方官員關係良好,但其他沒到達門檻的多數人呢?他們是什麼樣的模樣,過什麼樣的生活?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非洲的中醫風潮-除了西醫之外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

IMG_8020

「我女兒幾年前生了一場大病,醫院進進出出好幾回。」我的農民朋友跟我說他女兒的狀況「那時候她幾乎不能走路,兩隻腳都是黑的,醫生差點將她的腳截肢。」

「所以那到底是什麼病呢?聽起來想是某種細菌感染。」

「其實我也不確定。但我覺得這一定是巫術,你知道在我們非洲,許多疾病都是巫術所引起的。」我朋友壓低音量,斬釘截鐵地跟我說,他來自一個歷史擁久的巫師家族,對於巫術深信不疑,但其實不僅僅是他,雖然西方醫學雖然在非洲大陸上已經推廣好幾十年,國際上各種有關醫療、公共衛生的計劃比比皆是,許多人仍將無法解釋的病痛解釋為巫術或是魔鬼。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施捨和憐憫,其實只是另一種歧視

IMG_7940

如何看待烏干達人?如何看待接受幫助的人?

施與受,因為環境、教育、社經地位不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星球,資源藉由善心的驅使,從剩餘的一端滲透到缺乏的一端,串聯起這兩個星球。這個社會總是覺得受幫助的弱勢族群一定是單純又善良,只要單純善良,就很可憐、就需要幫助、也就值得幫助,海報上的非洲孤兒各個單純得像天使,農村裡的老農熱情又善良,但只要這些「弱勢族群」被發現有私心、被發現原來跟一般人一樣也會貪婪、也會犯錯,就瞬間被貶為一文不值,不值得幫助、也不值得被同情、當初的憐憫和大愛也瞬間消失無蹤。這也是許多短期志工來到非洲的reality shock,剛開始到的時候,滿腔熱血,覺得這些小朋友營養不良怎麼這麼可憐,每個又都可愛、單純的像天使一樣。一些剛到的志工興奮的跟我說烏干達人有多善良、人們有多可憐、自己有多想改變世界、多想幫助這些人,我往往只是淡淡的潑冷水:「因為你們待得還不夠久,人都是人,你以後就會知道。」,聽起來我人實在有夠差,但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因為還待得不夠久、看得不夠多,人都是人,有陽光就有陰影,單純的美化、同情和憐憫,其實只是另外一種無法解決問題的歧視。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非洲百工-Boda Boda司機

IMG_7617

人們說,在台灣,只要是台北以外的地方人人都會騎摩托車,在東非,則是處處都有Boda Boda,就是跟北投摩的一樣的野狼125摩托車計程車。這種摩托車計程車,全台灣只有北投有,因為北投的彎彎曲曲又上上下下的小巷子,和過去獨特的酒家文化,孕育出摩托車計程車這個行業,也叫做摩的,以前在北投上班的時候,常常因為懶得從捷運站走到公司,所以call out摩的救援,摩的是北投人的好鄰居、好朋友,每個北投人的手機裡都有個摩的號碼,摩的還可以幫忙拿外帶、接送小孩、買菜,好處多多又方便,覺得這麼好的東西應該拓展到全台灣才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