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社會創新

未來農村的生活風格

P_20160616_160755_1

從Valai頂樓座位望出去的景觀,吊橋流水,美極了

現代的苗栗農村是什麼樣的生活風格?

從地方的風土細細培育、長出來的設計是什麼樣子呢?

南庄是座山城,但這裡的山並不特別高,卻很美,山嵐疊嶂,開車沿著河從頭份進去的景觀從農田到蜿蜒的山路森林,標示著生活和產業形態的轉變。與其說是座山中小城,南庄更像是一個出入口的角色,各種事物都在這裡交會,這裡連結著賽夏族與客家人、農民與生意人、當地人與觀光客、新與舊,時至今日仍不例外。

從很久以前,人們便從各地來這裡生活,被獵物與山林吸引的人、被田地吸引來的人、和被礦坑吸引來的人,但時序進行到今天,人們不再被吸引過來,人口不斷外流,雖然青年返鄉、社會創新成了浪漫想像,但是實際上,如何才能讓人們留在這裡?而農村的生活又有什麼別的想像與可能?

苗栗和南庄獨特的邊陲政治環境,是許多人的社運啓蒙,其中也包括我。街上只有老人的農村、荒腔走板的政府、凋零的地方產業,苗栗農村在外人看來要不是悲情無望的、不然就是單純不帶一點私慾的,但真正靠近一點看,卻又不是這樣,這個迥然於我過去經驗的地方政治和人情關係,深深的吸引當時剛踏入社會創新領域的我,之後如何在烏干達穿梭,親身從事田野工作就是後話了,經過這幾年,有時候還是會想念當時單純的想搞懂地方、想踏入社區、想做些什麼事情的自己。大學的我們在大南埔充滿跳蚤的基地飯廳閒聊,一群人編織著南庄未來的想像,我們談論著如何讓更多年輕人回來或者留下來、如何讓更多人認識南庄、如何科普化生硬的議題、如何連結和升級當地產業,畢竟,政治抗爭之後總要過日子,要有人、要有生活、要有產業,才能改變一些什麼。

事情就是這樣一個人拉一個人開始了(當然實際狀況比這個還複雜許多),我們帶了我們的同學、學弟妹、社團朋友來到南庄,然後他們又帶了他們的朋友,有些人決定留了下來,有些人離開,但這裡永遠會成為他們未來的養分。如同大南埔年復一年生長的稻田,當年飯廳閒聊播下的種,季節輪轉,長成今日的老寮和Valai。

P_20160616_161158_1

過去這兩年因為一直在烏干達,所以只有去年去過一次老寮,這幾天才第一次去Valai農創店,這兩間店是亞璇、皮子、伊倩和曉薇的孩子,不同於我的往外出走,這四個來自台灣各地的女生決定(其實還有一些被拐騙的成分)在南庄留了下來打拼,透過小旅行、青旅、飲食、刊物、空間甚至是戲劇,他們重新闡述苗栗與農村的種種可能性,多數人看到老寮可能是討論他們的促進地方產業、社會企業與青年返鄉等等較硬派的元素,但我覺得他們另外一個做的很棒的地方,就是重新呈現和詮釋苗栗農村(甚至是客家農村)的一種生活美學和體驗。他們透過長時間的在地生活和訪調,淬煉出來極具特色的地方生活感,店裡運用許多苗栗農村元素,全方位的融入在食物和空間裡面,讓客家符碼並不只是花布、藍染、客家菜和桂花釀(而且這個還是假的…),而是有更多更深層和多樣的面相,這是很少人做過或是做得這麼好的,老寮和Valai並不只是一家長得好看、具有理念的店,更是一個處處有靈魂的地方。

P_20160616_172658_1

我愛極了這面南庄的山嵐剪影

P_20160616_161144_1

Valai每個細節都充分思考、融入當地美學特色

P_20160616_173038_1

Valai農創店讓我想到日本的D&Department,透過當地的食物和商品讓人們觸碰到一個地方風土山水與溫度,Valai的食物其實做得極好,他們將番庄茶、將酸柑茶、將米、將馬告等台三線的在地元素重新詮釋、創作,讓旅者不用到每個鄉鎮就能吃到各地的友善小農食材。除了是旅行者認識台三線和南庄的窗口,我覺得Valai和老寮更是一個社區咖啡館,短短的一個下午,來了鎮長、隔壁的年輕人和住附近的音樂人等等,這裡成為社區裡一個發亮的點,讓大家有一個歇腳、工作、討論事情的地方,希望不久之後,能有越來越多的點,串成一個發光的面。

P_20160616_205251_1

將在地時才重新詮釋的菜單

P_20160616_163800_1

米鬆餅配上茶醬超好吃

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社區工作是以十年為單位的,但仍然很開心看到當年在飯廳聊的夢想成為現實,而且還長成一個極具個性和靈魂的樣子。要改變,就先需要有年輕人來生活,年輕人不是一定要逛街、也不是一定要有seven才能待的下來,我們需要的其實只是一種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希望和承諾,現代的農村(或是非都市)生活樣貌應該有更多的想像和可能,外表看似平靜的農村其實一直以來都不是靜止的,那未來的農村生活會是什麼的模樣呢?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