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 社會創新, 非洲

所以你說,你想做國際ngo的工作?

開始寫這個網誌之後,很多人寫信跟我說他們也很希望做國際志工或國際NGO的工作,但是,到底是為什麼想做這些工作呢?是對國際關係有興趣,想在國外工作?還是希望從事NGO工作幫助別人,改變世界?抑或只是因為名片上印著USAID或UNDP看起來很酷?台灣人雖然常常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是外國的月亮真的沒有比較圓,如果你只是希望幫助別人,其實並不用抱怨台灣國際處境艱難,無法在國際NGO工作,在台灣、甚至在你的周遭社區就有多的機會。

「為什麼要千里迢迢去國外做志工和做NGO工作?不能在台灣嗎?台灣也有很多問題啊。」這大概是所有曾經到國外做過志工的人都被問過的問題,我也不例外,甚至還有人建議說,如果想到海外的話,去蘭嶼當兩年的志工也可以啊。當身旁的人問這個問題,我們大概都會投以一種,你不懂啦,的眼光,然後滔滔不絕地說當國際志工的各種原因和好處。當然每個人有不同的戰場,不同的calling,有時候落腳國外真的只是一連串的偶然,但還是想跟大家說,請好好的考慮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努力的非營利組織。

「為什麼不在台灣做志工」這個質疑其實是有道理的,而且你我都知道,在柬埔寨兩個禮拜可以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但遠不足以讓這世界變成更好的地方。改善社會,需要從關心周遭社會開始,如果希望做國際志工,如果希望未來在非營利組織工作幫助他人,那你平時曾不曾關心自己的社區呢?你知道自己社區有什麼樣的NGO和志工機會嗎?雖然大家常常說台灣年輕人不關心國際議題、沒有國際觀,先不論這個論述是否正確,但更嚴重的是台灣年輕人鮮少關心自己的社區和城鎮,我指的並不只是關心像食安這種熱頭上的議題,而是關心自己所住的、生活的、每天經過的社區,關心社區裡有什麼樣的組織、過去有什麼歷史、住了什麼樣的人。對自己環境一無所知是比沒有國際觀更糟的事,沒有國際觀就算了,畢竟每天看bbc關注敘利亞困境並不能拯救敘利亞人,但是不了解自己的周遭、對社區的問題置若罔聞,卻可能直接導致環境和社會的惡化。現在想想,在大學的時候最後悔的就是對台大的周遭一點都不了解,住了四年,也算是半個家了,但台大學生跟社區甚至是整座城市的互動少得可憐,只有辦活動時向商家募款、服務課的社區服務和少數異議社團對城市的關心,想也諷刺,台大與台灣社會和當地社區的嚴重脫節,讓台大只是台大人的台大。

來烏干達越久,越敬佩台灣的NGO,這些組織雖然沒有龐大的資金,沒有外國政府的奧援,沒有像其他國際組織一樣響亮的招牌,仍然在社會中扮演關鍵的角色。在烏干達,稍微有規模一點的組織背後不是國外金主不然本身就是國際NGO,台灣NGO有的是長期的社區耕耘和靠著台灣人與台灣社會一點一滴的努力達成的成就。無論在哪裡,做最多事、最有貢獻的其實都是這些長期耕耘的在地NGO,而不是那種只來幾年的大型外援計劃,外援計劃來來去去,雖然有許多計劃留下正面的影響,但是大多數的計劃都只是母國商業和外交利益的延伸,而且時間有限,無法好好扎根當地社區,計劃結束之後一切的努力都如灰飛煙滅。如果國際NGO和國際組織真的如它們宣傳的一樣有效用的話,十幾年前接受最多外援的地方現在應該是發展最好的,而被國際社會拋棄的台灣則是全世界最貧窮落後的地方,但很顯然事實並非如此。再創新的計劃、再多的預算、再多國家的合作,沒有時間、耐心和在地扎根,一切都是枉然,改變需要的是時間,而這偏偏是大部份國際NGO最缺乏的。如果你想在NGO工作,如果你想幫助別人,請張開雙眼好好的看看台灣的NGO,國際NGO真的沒有比較厲害,也沒有做比較多事。我多希望現在在幫助的農民是台灣的農民,但仔細想想,我在做的事情台灣農會(雖然農會不是NGO,但我們做的事的確跟農會較相近)早就已經做了好幾十多年,不是什麼創新也不是什麼新聞,聽起來比較酷的原因只是因為名片上印著USAID(美國國際開發總署),真的就是這樣而已。

到國外工作、念書甚至當志工當然是好的,如果沒有走這一圈,我不會意識到對自己的成長、生活一輩子的社區多麼的無知,我知道我愛我汐止的家的那座山,小學的時候看到有人在山坡上砍樹,差點跟朋友騎腳踏車阻止那些人,但我其實從不了解它面臨什麼樣的問題,我更不了解它曾經經歷過些什麼。不是到開發中國家才是做好事,自己的家園更不只能靠四年一次的選舉得到救贖,如果希望讓世界變好,先試著從自己腳下做起吧。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